網站導航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0543-8171886
2019年10月23日 15:34來源: 濱州電視臺作者:記者 劉? 飛
查看數0

去年,本報曾經報道過網紅泡面食堂現身濱州一事,一碗普普通通的泡面,經過一番加工包裝,加上配料和別出一格的餐具陪襯,原本幾元一份的泡面就賣到了十幾元甚至幾十元,但因為新奇,不少市民紛紛前去拍照打卡吃泡面,“泡面食堂”儼然已成為網紅店。然而,時隔一年多的時間,再去街頭尋找這些泡面小食堂的身影,卻已經很難見到,市民曾經爭相品嘗的泡面小食堂如今咋就不火了呢?

>>>最火的時候一條不足百米的街上開三家

“泡面小食堂”最受歡迎的時期是去年五六月份,最初是在渤海國際廣場西南角開了一家,也算得上是當時最火爆的一家。

在這家店面開得最火的時候,記者曾去探訪過這家“泡面小食堂”,店面裝修簡潔,白色的門牌上只寫著“泡面小食堂”五個簡單的字,進去之后,卻別有洞天,不管是食物的擺盤和造型,甚至店里玩偶乃至音樂都非常有情調,處處都體現著年輕人所喜愛的“ins風”和文藝范,也只有這樣,消費者才愿意來打卡。

這些“泡面小食堂”內部的陳列也幾乎是一模一樣,店內的一面墻做成了食材陳列架,不同國家的方便面都被擺放在上面,泡面旁標有價格和簡介,市民可自行選取,那些展列出來的泡面中,并沒有我們市面上所見的那些品牌,價格也大都不便宜。

雖是如此,“泡面小食堂”也是紅極一時,當時就因為渤海國際的這家店鋪時常排隊,在旁邊胡同里,相隔不遠的地方又開起了兩家掛著同樣牌子的“泡面小食堂”。在濱州學院附近的大學文化城里,也開起了兩三家“泡面小食堂”,市民也紛紛前去嘗鮮。

>>>“泡面小食堂”紛紛關門 市區再難見其蹤影

然而也是在去年,就曾有市民提到“泡面小食堂”里的泡面價位太高問題,“都是進口泡面,本來價格就不低,加料區最便宜的也是三塊錢一份的煎蛋,從店里給出的套餐來看,吃一份泡面要十幾元甚至幾十元。”有市民稱,店里做的泡面味道并不出眾,而且泡面在哪里都能吃到,“去店里吃也就是嘗嘗鮮,打個卡,沒有人會愿意長期花大價錢去吃泡面。”

去年的“泡面小食堂”火起來之后,不少市民就質疑這種網紅經濟的長久性,現如今,再到市區商圈里轉一轉,已經很難再見到“泡面小食堂”的身影,也好像是應了他們的話。

在渤海國際那個曾經開了三家“泡面小食堂”的胡同里,早已不見了任何一家“泡面小食堂”,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新開的理發店、快餐店,市區里其他地方也很少能夠再見到“泡面小食堂”的身影。

對此,一名餐飲界業內人士稱,以破壞泡面的便捷性為賣點,硬生生將廉價的泡面包裝成高端化食品,一家售價遠超其真實價值的餐廳,失敗是必然的。

“高人氣帶來高期待,而一旦菜品無法做到物超所值,就很難逃脫被人吐槽的命運,而且火爆的假象讓這些消費者忽視了自己真正的需求。”這名業內人士稱,可以說,除了本身泡面和食材的正常價值外,剩余的錢是滿足食客不愿落伍同齡人的成本,是一張發朋友圈的門票,下一次聚會的談資,說白了,就是為了滿足人們的獵奇心理,和發朋友圈求贊的虛榮心。

馬上就評:

   要想生意長久,練好內功是關鍵。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副教授沈國麟曾指出,網紅店是互聯網經濟下的一種新營銷模式,其“保鮮期”非常短,對消費者的吸引力更多是“圖個新鮮”,復購率低。想要長紅,需要的是真實的口碑和忠實的顧客群。餐飲的本質就是為了讓顧客吃飽、吃好、吃健康,同時還要兼顧盈利,這樣才能長久發展。商家想要做長紅的老字號,就要苦練內功,在“看不到的地方”下功夫,而不是一味的追趕時尚。

網友評論
    11选5一共有多少组